草莓仙子*一见威总误终身

威擎&威红是本命,杂食不挑食
柱斑◆斑柱◆修因◆团兵◆千手柱间
TF◆MOP◆MSS◆Johnny Depp

红白玫瑰1000点击量感谢~❤

说吧!你们要什么?来尽情榨干我啊!(躺平)

激拆?SM?机体or拟人?小甜饼向的mv?没人选我就自己决定了哈~

我发誓绝对不会再虐小红了(・ω・) I swear.

红玫瑰

突然一把大刀插进火种源😂突然爆哭.gif
太太!我要被你捅死啦!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虐红红了!不拆爆他个小骚机,难平我心头之伤x

FaceFace:

 #威红#被红白玫瑰梗虐傻了的脑洞。时间线接tfp结尾。当买个床终于坦白自己对小红的爱_(:_」∠)_第一次单独贴威红的tag有点紧张,ooc严重,请观众老爷们不喜轻喷~注意避雷!

    

        Have you ever seen that beautiful red rose?

    “Master?太好了,您还活着,您不在的时候,霸天虎...”

     “够了。”

     威震天打断了红蜘蛛的话,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霸天虎解散。”

     “什..什么?!!”

     红蜘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威震天。怎么会,他的首领,他的君王,那个不可一世自命不凡的威震天,居然会说出这种话。

     “但是我们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

     “我说过了,”

      威震天没有理会红蜘蛛的惊愕,他甚至都没有看他的副官一眼。他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战斗了几百万年的对手、宿敌、曾经的恋人,而他也正在用肯定的眼神看着自己,

      “霸天虎已经解散了。”

      说罢,威震天变作载具形态头也不回地飞走了。他知道,装火种源的盒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空出来。面前的领袖,那个傻奥利安定是将火种源收进了自己的火种舱里。他不愿意,也不想亲眼看着对方以跳入火种源之井这种方式死去——何况在这母星已经修复,一切都将步入正轨之时。

      红蜘蛛望着威震天离去的背影,千万句话都噎在了发声器里,硬是合着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清洗液一起被他咽了下去。

      你会后悔的。

      红蜘蛛在芯里默念到,他的拳头紧握着,指尖嵌入了掌心。

      总有一天,你会跪下来恳求我给你一处安身之所的。

 

     

      若干年后。

      当威震天再次踏上塞星的土地时,修复工作已经接近竣工,处处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那些曾经象征着他荣耀的建筑都已拆去,取代而之的是公园、美术馆和住宅区。

      威震天并没有在意,多年的战争带给他精神和身体上的后遗症在这些年的星际旅行中不可抗拒的到来。他迫切的需要一个能治愈他身芯的地方来度过剩下的日子。

     

       威震天走进了一条陌生而又温暖的小巷,巷子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广场。一家糖果色的小店吸引了威震天的注意,店门口的牌子上用好看的花体写着“Sweet Metal”。

      还没有走到店门口,香甜的气息和孩子们的笑声就包裹住了威震天,使他更加好奇这家藏在深巷里的小店卖的是什么。

      门突然开了。

     四五个幼生体牵着他们父母的手从店里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每个孩子的怀里都抱着一个半透明的袋子,里面装满了五颜六色的能量块糖和一个可爱的手工机械玩偶。

      “谢谢您啦店长。”

      一位父亲对着送出门的店长说道。

     “不用客气。”

     熟悉的声音,清脆的高跟鞋声,即使威震天还未曾看到对方的脸,就已经清楚的知道他是谁。

     “Starscream?”

     “.....Mas.....Mega.....”

      红蜘蛛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支吾了半天,愣是没喊出声。红蜘蛛后退了几步,转身飞奔回店里嘭地关上了门。

       “喂,Starscream!”

       威震天追了上去,却还是被关在了门外,他用力的砸着门,以命令的口吻喊道,

      “打开!”

     红蜘蛛将门反锁,整个机贴着门滑坐下来,他的CPU乱哄哄的,使他陷入了回忆。

 

     “求你了...求你了.....别打了.....”

     红蜘蛛蜷缩在地上苦苦哀求到,他擦掉嘴角的能量液,几乎绝望的看着冲云霄。

       “老大,他好像真的不行了诶。”玄铁踢了踢他,向冲云霄笑道,“可以把他拆了吗?”

     “不行。”冲云霄笑着说,“他可是Megatron身边的大红人,姑且把他扔在这,等到那个大铁罐头来找他时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红蜘蛛仰天大笑道,“那你还是现在杀了我吧,Megatron他不会回来的。”

      至少,不会为了我。

     冲云霄没有回答,只是带着两个小弟走了。

      红蜘蛛松了一口气,他在地上躺了一会才慢慢的爬起来,走进了基地里。

 

      “Starscream,把门打开!”

      威震天敲门的声音将红蜘蛛拉回现实,他的芯里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去开门,却被另一个声音阻止,“你不要忘了,他芯里还有另一个机。”

      “先生,你这样会把我们家门敲坏的。”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威震天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过身去。

       

      只见一对幼生体手牵着手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银白色的涂漆,红色的光学镜,紫色的暗纹,甚至打量别人的眼神都和自己如出一辙。

      威震天的心里咯噔一下。

     “这里是...你家?”

     “是的,先生。”

     两个幼生体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你们的父母是谁?”

      威震天蹲了下来,向两兄弟伸出手。

      “离他们远一点!”

     红蜘蛛打开门冲了出来,将幼生体护在身后。

     威震天站了起来,目光复杂的看着他的小副官。几年不见的小飞机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锋芒毕露,而是多了一丝温柔。

     红蜘蛛有些不知所措,他完全可以躲过不见威震天,但是他绝对不能丢下孩子在外面。他呆站在那里,再次陷入回忆。

 

     “下次他揍你的时候,你不能不顶嘴吗?”

       击倒用力的掰直红蜘蛛的翅膀,将上面一条长长的伤口磨平,再焊接上。

      “我没事顶什么嘴。”

        红蜘蛛趴在医疗床上嘟囔着,“还不是因为那个谁。”

      击倒叹了一口气,“你明知道那是他多年的芯病,你老提他干什么?”

      “可是无论如何Optimus都应该被除掉啊!”

      红蜘蛛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却被击倒摁回床上。

      “那你也不能当着Megatron的面亲自动手啊。”

      “Knockout,出去。”

      闺蜜俩转过头,看见威震天气势汹汹的站在门口。

      “请允许我说明一下lord Megatron,Starscream指挥官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做过于激烈的运动...”

      “滚出去!”

     “是...”

      击倒关上了医疗室的门,摇了摇头。门里传来了红蜘蛛断断续续的惨叫和喘息声。

 

      “Starscream..?”

      红蜘蛛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身体却仍因回忆而颤个不停,把两个孩子吓了一跳。

     “妈咪你没事吧?”其中一个看起来小一点的幼生体拉住了红蜘蛛的手关心地问道。

      另一个大一点的则是向前一步挡在了母亲和弟弟面前,对着威震天举起来小小的手炮,

     “你是谁!”

      气氛一时间僵住了。

     “Stardust,Starlight,回你们的房间去。”

 

     红蜘蛛将一杯低纯放在了威震天面前,自己则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一机三个问题,我先来。”

     威震天顺从的点点头。

    “你回来干什么?”

    “....想家..?”

    红蜘蛛的光学镜亮了一下,他看着手里的杯子,低头抿了一口里面的低纯。

     “呵,可是你根本就没有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会有的。这算是第二个问题。”

      “什么?!!”红蜘蛛几乎要跳起来,“刚刚那句话甚至不算是问句。”

      “我说算就算。”威震天半眯着眼睛向后靠在沙发里,“好了,你的第三个问题也问完了,该我了。”

      “不行!”红蜘蛛一拍桌子站起来尖叫到,但当他的目光对上了威震天的光学镜时,气焰一下子小了下去。

      “那好吧,你可以再多问一个。”

      红蜘蛛重新坐回沙发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不问的话就作废了啊。”

      “闭嘴..不是....不行..不可以!我...”

      红蜘蛛纠结好一会,叹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正视着威震天,

      “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这回轮到威震天语塞了。

        红蜘蛛低下头,“其实你不想说也...”

       “..不算太好。”

       “诶?!”

      “不要那么惊讶,”威震天歪头笑看着红蜘蛛,“打了那么多年仗,一闲下来才发现机体早就吃不消了。”威震天往前凑了凑,“不过我的接收器到时因为没了你的尖叫而保养的很好。”

      红蜘蛛没有说话,他的芯情很复杂,那个劝他开口留下威震天的小声音越来越大,但是另一个却像一根刺一直扎在他芯上。他曾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即使没有威震天自己的日子一样能过下去,但是他做不到,无论是以前背叛他时,还是现在和平后。

      “轮到我了。”威震天收起了笑容,换上了严肃的表情,“那两个幼生体是谁的孩子?”

      “叮铃。”

      伴随着门铃的响声,一个高大的浅紫色机体抗着一个大袋子进了店里。虽然不抵威震天这种军用机型那么棱角分明,但仍与他有几分相似。

      “Scream,我把能量块放在这里了。”

      “好的。”红蜘蛛站起来,将早已准备好的塞币交到了对方手里,却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拉到身边。

       “你没事吧?”

       红蜘蛛摇了摇头。

       “你看起来不太对劲,”浅紫色机体仔细的看了看红蜘蛛的光学镜,又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威震天“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没有。”红蜘蛛挡掉了对方的手,而威震天已经走上来将两机拉开,“你是谁?离他远一点。”

       “我是他的朋友,你又是谁?”浅紫色机不甘示弱,用挑衅的语气问道。

       “我是Megatron。”

       “哈哈哈哈哈哈哈”对方爆发出一串笑声,“你要是Megatron,我就是Unicorn......你干什么!”

      话还没说完,浅紫色机的脸上就挨了威震天一拳。此时的威震天融合炮早已拆下,机型也较从前在塞星上战斗时有了很大不同,一时并没有被别的机认出来也不足为奇。

       “揍你。”

       两机就这样扭打着到了门前的广场,谁也不愿在红蜘蛛面前让自己陷于劣势。浅紫色机看准时机,抄起一根用于调节广场喷泉流量的撬棍向威震天挥去,霎时间,一股亮紫色的能量液从威震天的肩甲处喷射出来。

       “住手!”

        红蜘蛛尖叫到,挡在了两机中间,“Hertz,我没事,请你先走吧。”

      “你让开...”威震天推开红蜘蛛,却被他反手拉住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赫兹看了一眼两机牵在一起的手,表情有点吃醋,“有事联系我。”

       威震天淡然的拔下挂在自己身上的撬棍,大量能量液涌出来,撒了一地。看着比自己两个手指还宽的伤口,红蜘蛛的清洗液夺眶而出。

       “没..没事的,我马上带打电话给击倒。”

 

      “Lord Megatron?”

      击倒进门的时候,吓得下巴差点都掉下来,“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威震天只是淡定的坐在沙发上,没有正面回答他,“没想到你们还有联系。”

      “嗯。”击倒从包里掏出工具,开始处理威震天的伤口。

       “Starscream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哭啊。”

       威震天看着厨房里给幼生体准备晚餐的红蜘蛛,轻轻的说道。

       “其实他很少除了您以外的别的机面前哭。”

        击倒拿出打磨器,磨平了伤口周围的裂痕,补上一小块金属薄片。

       “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就对我哭过两次。一次是他要生幼生体时的时候,一次在他知道自己中枢...”

       “等一下,”威震天一把抓住了击倒的手,“所以那两个幼生体真的是他亲生的了?”

      击倒点了点头,“不也是你的孩子吗?........难道说,他还没有告诉你?”

      威震天僵硬的摇了摇头,他强压着自己的惊讶和欣喜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呃...大概是......Optimus跳井后的第二天?”

       击倒眨巴眨巴光学镜,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那个...我很抱歉....”

      “不,没关系。”威震天摇了摇头,“这些年在外的独自旅行给了我很多反省的时间。

       

       过去我总是将我所得到的一切都当作是理所当然,只知道去追求我没有的,却看不见我身边的。

       

       每次Starscream造反的时候我都很生气,但我却也很期待他的下一次行动。

       

       他就像一朵犹如在荆棘中绽放的红玫瑰,妖艳、娇嫩,即便长满了扎手的刺,也让人忍不住想将他紧握在手里,得到他、占有他——或许我就是这样不自觉的爱上了他,却没有勇气去承认,只是肆无忌惮的享受着他的爱,以麻醉在这方面迟钝软弱的自己。”

       

       “Lord,为什么你从来不当面告诉他这些呢?”

       击倒托着下巴,笑着问道,“或许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东西。”

      “...我不敢......我已经欠了他这么多,有怎能奢望再次拥有?”

      “为什么不行?”

       威震天转过头,只见红蜘蛛正站在自己身后,小飞机的镜框里又再次溢满了清洗液。

      “好啦,你们两慢慢聊,我去给小星星们送完饭去。”击倒站了起来,走到红蜘蛛身边轻声说,“你要是让他留下来,就必须把那件事给我告诉他。”

        “你别管。”红蜘蛛推开了他,“送你的饭去。”

       

       威震天一把将红蜘蛛拉入怀里吻住了他,红蜘蛛没有挣扎,只是乖乖依偎在威震天怀里,抚摸着熟悉的、朝思暮想的机体。

      “Starscream,我很抱歉,我也很想你。”

      “Master,”红蜘蛛靠在他完好的肩甲上问道,“你还会再次离开我吗?”

      “我发誓,除非哪天火种源实在想不开,把留着Unicorn的血的我强制召回,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们一步了。

      “嘻,”红蜘蛛笑了,他凑上前,在威震天的面甲上亲了一口,

      “那么,欢迎回家。”

     

     “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幼生体的存在的?”

     “就是那天你走后,我回基地时被冲云霄那几个混球围堵住揍了一顿。后来的几天里我的机体一直显示部分系统故障,就叫Knockout来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结果把我们俩都吓了一大跳。说起来,”

      红蜘蛛抬起头,“那两个孩子差点就见不到你了呢。”

      威震天轻轻握住了红蜘蛛的手,两机十指紧紧相扣。

     “你知道我后来为什么放弃重整霸天虎了吗?”

     威震天摇了摇头。

     “那是很普通的一个下午,当我准备去视察军队筹备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孕育舱里的两个孩子在动。那一刻我终于能理解Soundwave为什么到最后也没有让Seawave和Skywave 加入霸天虎,”红蜘蛛顿了顿,他看威震天的光学镜,对方也在看着他,

     “你懂我的意思吗?”

     威震天紧紧的抱住了他。仿佛要将他揉进自己身体里,“能遇见你,是我整个机生中,从始至终最美好的事。”

 

     

      两个塞星年后。

     “你到底和他说了没有!”

     星立医疗总院的手术室里传出了击倒的咆哮声。

      “医生你冷静一点。”旁边的小护士拉了拉击倒的衣角,却被击倒一个眼神瞪出了手术室。

      “没有。”

      红蜘蛛虚弱的躺在床上,声音因为能量液大量流失而显得十分无力。

      “你这样对得起谁?你疯了吗?”击倒忍不住吼道,“这孩子才六个月就出生了,她连正常幼生体的一半体重都不到。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知不知道你就要死了!你难道要等到自己火种熄灭的那天才让Megatron知道你的中枢神经坏死的程度有多严重吗?”

        红蜘蛛摇了摇头,“如果可以,我连那时候都不想让他知道。”

      “你真的是...你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大公无私了?”击倒生气的抓住了红蜘蛛的肩甲。他的挚友、他优秀的科学家、他出类拔萃的指挥官,那个以自己利益为核心的小飞机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人做到这种地步。

       “Knockout,”红蜘蛛看着闺蜜因暴怒而微微扭曲却依然好看的脸,“如果Breakdown还活着,你一定能理解我的。”

       “...”击倒松开了手,向后退了两步,一缕清洗液顺着他的面甲滑了下来。他连忙转过身去用手用力的擦掉了,仿佛要将什么东西一起从芯上擦掉。

      “Knockout..?对不起。”

        击倒摇了摇头。

      “Knockout,求你了,不要告诉他......”

      “你给我闭嘴。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乖乖的给我躺在这好好把身体养好。你要是在我预期前回归的话,我就马上把这件事告诉他。”

      击倒说着,推着小小的幼生体走出了手术室。外面,威震天和星尘星光正焦急的等待着。

     “是个女孩子,但是她太小了,要在医院里多呆几天才行。”击倒拿起表格,递到威震天手里,“Starscream说这孩子的名字由你来起。”

      “嗯!”

      看着细小瘦弱的女儿,威震天填下了孩子的名字。

      Micro,Microstar。

      “Knock..doctor,”威震天抬起头,“为什么孩子会提前这么多出生?”

      “为什么?你还问我为什么?”击倒走上前,用手指猛戳威震天的机甲,“还不是因为你没有好好的照顾Starscream!他差点就回归火种源了你知不知道?”

      击倒指了指手术室门,又指了指缩在纤维布里的小姑娘,“他们俩都是!”

     “你要是再让我看到他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我以我的火种发誓,我绝对不会再让你看到你们家任何一颗小星星!”

      威震天点了点头,走廊上再次恢复了寂静。

 

     

    “我们出门啦!”

     威震天怀里抱着刚满一岁的女儿,手上还拉着两个儿子,“Micro,和妈咪说再见。”

     小姑娘挥了挥手,咿咿呀呀地说,“妈咪一会见。”

    

     “你确定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要将他蒙在鼓里吗?”

     击倒看着四个机离去的背影,转身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红蜘蛛。

     “我们不是两个月前就说好了吗?”

     “唉..”击倒叹了一口气,“你这个大笨蛋。”他拿出了几瓶细管的药水和注射器,“没想到最后我竟然要干这个事。”

      “哈,真是麻烦你了。”红蜘蛛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如果,你已经知道了结局,”击倒将针管扎进了红蜘蛛的胳膊,却迟迟下不了手,“你还会选择爱上他吗?”

      “会的。”红蜘蛛扶着击倒的手,将药物一点一点推进了自己的身体,“谢谢你,我们..要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了。”

      击倒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看着红蜘蛛的火种舱暗了下去,“祝你好梦。”

 

      威震天突然觉得芯猛的抽动了一下,他感到莫名的慌张和不安。在征求了孩子们的同意后,四机提前从游乐场回了家。

      可是已经晚了。

      家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

      “Starscream!”

      “妈咪!”“妈咪!”

      威震天走进房间,将女儿放在床上,拿起了桌上的文件袋,里面是红蜘蛛这些年来的病例和一封信。

      

        很多年后,每当星尘回忆起那天发生的事,都会难过很久:

       那天下午我们快乐的回到家,母亲已经走了,我和Starlight却还在楼下的糖果店里找他。

       突然楼上传来一声巨响,我们俩赶紧跑上楼去,只见父亲跪在桌前,清洗液顺着他的面甲流下,滴了一地。他的身边散落着一堆纸,其中几张上还有母亲的照片。妹妹坐在床上,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明白父亲的伤心,还在用小手轻拍着父亲的背。

       与我共用火种的弟弟向我传递了他的不安,我走上前去拾起了地上的一张纸,上面清楚的写着母亲的预计死亡日期和实行安乐死的计划。

       后来击倒叔叔来了,他并没有待太久,只是告诉我们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妹妹和父亲,然后他给了父亲一颗晶莹剔透的矿石,据说那是母亲的机体熔炼后剩下的东西。

      那东西我在后来整理父亲遗物时才有幸见到,正如父亲所言,那矿石非常的美,就宛如父亲每年从蓝星上给母亲带回的那种红色的蔷薇科植物——玫瑰。

FF吐槽时间:一家子小星星什么的想想就很可爱!就老威不知道是个什么鬼_(:_」∠)_还是感觉写的有一点仓促,不知道小天使们作何感想ʕ •ᴥ•ʔ?

脑子有病产物_(:з」∠)_
领证14集[天威再现]的后续

---------------------------

“霸天虎们,你们至高无上的主人已经回来了!清理掉这些虫子,有个死刑,我要亲手去执行。”

“不……主人……不!!!”

红蜘蛛躺在控制台上,眉头紧锁昏迷着,深重的呼吸里夹杂着一丝低吟,小腿不安分的动了动,却因为不小心带动了伤口,疼得直抽了一口冷气。他的双腿之间布满了零零星星的刮痕,大腿根部残留的能量液早已干涸凝固,留下暧昧不明的痕迹,耐人寻味。腰间有一股电流乱窜,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轻微有些痉挛。

疼,浑身上下,从里到外,哪里都疼。

不论是身上的大伤,还是小伤,毫无例外的都是同一人所为。包括那里……自己最隐秘的禁区……也没能逃过他毫不留情的横冲直撞……

船舱外响起一阵脚步声,红蜘蛛缓缓睁开眼,舱门打开,一个熟悉又高大的身影映入他的光学镜。

“你醒了?”威震天似嘲非嘲的打量着红蜘蛛伤痕累累的躯体,“尽管你伤得不轻,但我的医务兵向我保证,你很快就能康复。”

“但愿您也能尽快消去心头的怒火,”红蜘蛛声音沙哑,眼里充满畏惧,“咳……咳咳……咳咳……”咳嗽的同时不小心又牵扯到后面的伤口,疼得皱起了眉头。看着红蜘蛛这副惨样,威震天嘴角勾起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这样的惩罚,想必足够给他一个教训了。

“我亲爱的红蜘蛛,你需要记住这一点:从今以后,别再妄想翻身上位了。”留下这句话,威震天便转身离开了。

威震天走后,击倒回来给红蜘蛛换药,他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惹威震天生气,他居然这样对你?”

“我不想提了!”红蜘蛛抓狂着别过脸去。

击倒无奈地耸耸肩,突然想起些什么,对红蜘蛛说:“哦,对了,他昨天揍你的事上了头条。”

“哈?”红蜘蛛一脸的难以置信。

击倒走到一旁,把昨天顺手塞进书架的日报抽了出来,递给红蜘蛛,红蜘蛛接过,看见日报上赫然印着的一行大字——

震惊!某霸天虎高层竟然在北极上空公然打飞机!

哎哟不行了……G1要笑死我😂别再让我发出拖拉机一样的笑声了好吗!

【怎么冷酷却仍然美丽 得不到的从来矜贵】

“擎天柱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
“除了我,没人能除掉擎天柱。”
“奥利安·派克斯是我们的人。”


【一撮玫瑰 无疑心的丧礼 前事作废 当爱已经流逝 下一世】

“这是我唯一的请求,汽车人伙伴们,为了高尚的事业继续战斗下去。最重要的是——不必为我的离去而伤感,因为在我的火种深处,我知道这并不是结局,而仅仅是一个新的开始。”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现在我明白了,我永远都不会成为一名领袖,更不用说和他平起平坐。不过,我现在已经尘埃落定,我已经认清了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认清了自我,那个自始至终的我——红蜘蛛,副指挥官,威震天陛下的心腹侍从。”


食用注意事项:本视频CP为威红MOP请不要掐架谢谢,bgm是陈奕迅的红白玫瑰,双音轨,戴上耳机食用效果更佳。

谢谢妹子提供的脑洞,我超喜欢这个梗,不过真的好虐啊😂 @子不语和君不弃 

不剪普子水仙我就浑身难受(不是
加勒比all杰向,主巴杰,少量水仙,戴杰,萨杰等。
up的德普相关剪辑指路:水仙巴杰杰伊

收了一本有点老的MOP拆。封面的奥利安(or擎天柱)可以说是超软超可爱了ヾ(*´∀`*)ノ

翻了翻后面的漫画,果然是奥利安,虽然私心希望是擎天柱,个人觉得柱哥这样的禁欲系操、起、来、更带感~突然变态.jpg能征服柱哥的威总当然也更苏更帅更强( •̀∀•́ )

不过小奥也很萌2333只要威总喜欢的,我都喜欢(*/ω\*)最后一页的威超好看,苏力十足邪魅狷狂霸气又帅气❤啊啊好喜欢(´╥ω╥`)

呜呜呜超级可爱(´;ω;`)太太你是天使!!疯狂比心!!

-吹人舞袖回Catkin-:

点梗那位宝宝的用嘴涂口红的高帽(◔◡◔)我是不是过于偷懒了呢(◔◡◔)【你走!

重温TF电影后的日常吐槽(二)

前阵子为了做视频,在网上找资源,突然发现有变5了,于是果断下载下来,再看了一遍,顺便补充一点感想。全都是个人浅见,如果有不太正确的观点,欢迎指正。

因为电影上映的时候口碑不太好,所以当时我怀着某种偏见失望地去了电影院,然后失望而归。前几部我至少都五刷了的,变5却只进行了二刷,本来是冲着大哥去看的,却没想到大哥戏份那么少,我的关注点也无暇放在其他内容上了。加上今天重温,一共三刷,平心而论,现在觉得似乎也没有我之前想的那么糟糕,挑几个点随便聊一聊啦。

要说变5的亮点之一,绝对是擎蜂了,因为大黄蜂的一句“I would lay down my life for you”唤醒了黑化的擎天柱,其实依我个人的观点来看,不仅仅是大黄蜂,换做任何一个汽车人都会愿意为擎天柱献出生命的。因为他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深得人心,若换成是我,我也愿意为他献出生命。

我相信凯德也是这样想的,否则他怎会为了大哥几乎连命都不要强行去正面杠那些守护权杖的古老骑士?凯德拔剑保护大哥的时候,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看着他救下大哥,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对他心怀感激,恍惚有种“凯德对擎天柱绝对是真爱”之感。他对擎天柱说,没有你,我什么都做不到,只有你才能作出正确的抉择。他对其他人说,我从未对擎天柱失去过信心,即使你们不相信他,全世界都不相信他,我也一定会相信他。听到凯德的话语,我想大哥心中定是百感交集,并且下定了决心守护地球,不再辜负他的信任。凯德和大哥这对人机简直深得我心。变4开始,凯德对大哥就特别好,为他修理破碎的零件,为他提供避难场所,各种想办法帮助他,即使后来被追杀和通缉,他也坚决不出卖他,在大哥士气低落时鼓励他,当大哥和禁闭单挑,孤军奋战时,凯德也没有忘了去助他一臂之力……反正种种细节都非常令人感动。

黑化大哥清醒过来时那句无比自责的“What have I done”真的好让人心疼,这一切明明不是他的错,他却不得不承担这件事的后果。那些骑士要处决他的时候,他应该也是抱着某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吧……视死如归……不由得让我想到TFP剧场版最后,大哥为了守护自己的星球,毅然决然飞向赛博坦核心的那个背影。前途一片光明,因为他冲着那片白光去了,可我却觉得他走向了一个深渊,一个再也无法将他找回的深渊,只要进去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此以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我明白,死亡对他来说,从来都不可怕。所以这样的擎天柱总会让人心疼到无以复加。内心纯净、英勇无畏、热爱荣誉、道德高尚、诚实正直……这些都是一个优秀的骑士所具有的品质。

然后再提一提威总。
当时伦诺克斯问了他一句,What do you really want?(你到底想干什么)
威震天答道,What anyone wants,to go home.(我想做的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事,回家。)
看到这里,我竟不由得有些泪目了。威总这回答,多么令人心酸。是的,他们早已无家可归。

大哥选择了保护地球,威总选择了复兴赛博坦,我觉得他们谁都没有错。他们为了各自的信念做出了不同的选择,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守护着自己坚信的东西。他们曾是兄弟,可惜只是曾经。其实我真的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见他们并肩作战。战地华尔兹的美好,感受过一次便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不过威总见到柱子之后还是一如既往的痴汉啊,一言不合强行压在身下,强行表白,然后被强行踹飞23333心疼三秒,今天的老威也没能泡到柱子呢。努力当了一个月的威吹,结果今天一提到柱子,我又balabala说个没完,威总的就只有那么几句😂革命尚未成功,双担之路仍需努力,我以后得学着当一个会吹威总的柱吹才行。

欢迎收看床先生和柱先生联袂领衔主演的大型爱情都市传说——《床的诱惑》。(不是

剪完之后觉得这首歌蜜汁好听哈哈哈哈哈哈哈x

封面转自@大泰迪的nutella与晕菜太太的,谢谢太太的授权!强势表白太太!我超喜欢你画的MOP!爱你(づ ̄3 ̄)づ╭❤~

最后悄悄提一下,up主的TF相关视频指路:

威擎的国境四方

红蜘蛛的Gentleman